地球会
地球会
地球会协会
新闻
地球会活动
成员
加入地球会
联系地球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News  新闻



【艺术巨匠】马蒂斯:绘画主宰了我
发布时间:2014-9-28 9:08:28   来源:地球会




亨利·马蒂斯

  亨利·马蒂斯(1869-1954年)法国著名画家,野兽派的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人物,也是一位雕塑家、版画家。他以使用鲜明、大胆的色彩而著名。21岁时的一场意外,令马蒂斯的绘画热情一发不可收拾,偶然的机缘成为他一生的转折点。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好像被召唤着,从此以后我不再主宰我的生活,而它主宰我。”

  一、马蒂斯绘画产生的时代背景

  1、欧洲艺术的影响

  19世纪末,欧洲的资本主义社会工业化大生产迅速发展,这种工业革命的变革,不但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而且给人们的观察和思维方法带来了变化。20世纪初,以反叛传统为特点的西方现代派绘画的出现,但从艺术本身来看,也是艺术发展的必然结果。西方传统的写实艺术已经多次复兴,整个体系已经比较完善,几乎无人能有新的建树。事物的极度发展往往会导致衰退或者变异,西方现代艺术走向了相反的道路:由再现走向表现、由写实走向写意。于是改变了对自然物象的摹仿与再现,开始注重主观情感的表现。科学的发展也使得追求客观物象视觉真实效果的西方传统绘画受到了危机;照相机的发明可以把客观景物十分快捷并且真实无遗地重现出来,以客观再现为主要目的的西方传统绘画,无法与照相机抗争,而到主观色彩更加强烈的领域寻找出路,因而笔触、线条、色彩、光等,都成为画家一直用来表达情感和情趣的手段。

  2、东方艺术的影响

  20世纪以来,西方艺术家从工艺美术之国——日本选择工艺性重于绘画性,装饰性重于写实性的浮世绘等艺术。这种选择也导致了西方文艺复兴以来的最重大的文化革命——现代主义扬弃写实主义传统。所以早在1891年,法国批评家在谈到日本主义的时候就指出:“试图无视这个影响者,看不清现代艺术革命的起源,注定会犯这种过失,忽略形成今天样式的本质要素。同时,在艺术历史中,也注定会对具有决定性重要意义的实例视而不见。”事实上,这种影响,与古希腊,罗马对文艺复兴的影响具有同样的意义。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大量的东方艺术品、非洲艺术、中世纪艺术涌入欧洲,给欧洲艺术家以许多启发,审美价值也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绘画不做自然奴仆”、“绘画语言自身的独立价值”、“为艺术而艺术”等观念已召示着现代主义的到来。

  二、色彩的表现形式

  1、装饰性

  具有装饰性的结构。西方传统绘画中,色彩为再现物象的“真实”服务,在很大程度上属于描述性的色彩。东方绘画色彩有很强的装饰性,其实就是用色的大胆、主观、随意和富有趣味性,主要表现在色彩的概括、归纳和意象的特征,使得色彩在画面中形成秩序,造成装饰效果,生成一种趣味。色彩的装饰性运用规律中,色彩通常是经过归纳和概括整理而成的,同一色彩往往在画面中重复出现,在画面中形成具有节奏感和韵律感,形成富有主体趣味性的秩序感的装饰性色彩结构。在《舞蹈》中,画面朴实而具有幻想深度,没有具体的情节,也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背景和烦恼沮丧的内容,只是一种欢快、和谐、轻松,洋溢着无尽力量的狂舞场面。仿佛让人回到了远古洪荒时代,人们带着原始的狂野和质朴,在燃烧的篝火旁,在节日、祭祀的场合,手拉手踏着节拍,无拘无束,尽情地宣泄着生命的激情和活力,平铺的色带给画面造成了非常强的装饰性。画面中的绿色分布也是同样的,色彩在画面中形成了富有秩序感的装饰美。马蒂斯根植于“艺术是一种装饰”的绘画理念,采用东方平面构图,以单纯的线条、明快的原色,构成装饰美,整个画面形成了装饰性的结构。马蒂斯的绘画的确是“平面中讲究色块的配置,以造成各种对比、协调和均衡的效果,在平面的色彩构成中给人以视觉上的快感”。


亨利·马蒂斯《红色的和谐》180×220cm 布面油画

  2、平面性

  马蒂斯摒弃了透视和明暗手段,以极具有东方色彩的强烈的平面化、原色对比和粗犷的线条去体现自己对客观事物的感觉。这些特点在他的代表作《红色的和谐》中突出表现。画中描绘的是一个室内的场景,他以一块高纯度的红色平面,限定了整个房间内的空间。他把室内三度空间的物象,全都描绘在这二度空间的红色平面上,把蓝色的纹样分布在桌布和墙面上,从而在这红色平面上清楚地将那水平的面和垂直面区分开来。他在形态的表现上采取了一种图形类比的方法,将整个画面物象都当成了装饰纹样来处理。在这红色的墙面和桌布上均匀地分布着藤蔓植物的花纹,这蓝色的花纹更加增强了红色块对于画面的依附。画中色彩的透视被取消了,桌面、墙壁、地面被同一未经调和的红色统一在一个色彩的平面,丝毫看不到因空间给色彩带来的不同。画面中遍布桌面与墙面的阿拉伯花纹也没有丝毫的近远大小的透视感。然而,此画也没有完全放弃透视,例如阿拉伯花纹围绕桌面的方式、椅子与桌面的关系,上幅画中的景物却似乎恢复了近大远小的透视关系,色彩仍然没有随景物远近而变化。所以马蒂斯在经意与不经意间随性而自由地驾驭着透视的运用,传达那种宁静、安详的意味。

亨利·马蒂斯《带绿色条纹的肖像》40×32cm 布面油画

  3、主观表现性的色彩

  马蒂斯说:“我所追求的,最重要的就是表现我无法区别我对生活具有的感情和我表现感情的方法。”色彩的目的,是表达画家的需要,而不是看事物的需要。

  《带绿色条纹的肖像》充分反映了马蒂斯野兽主义画风的特点。虽然此画的色彩极其浓重和强烈,但整个画面却显得十分沉静。这里的色彩完全是主观感受的产物,而绝非客观的如实模仿。据说,马蒂斯夫人曾身着黑衣摆好姿势地让他写生,可他所画出的,却是色彩鲜艳到极点的红衣人物肖像。在这幅画中,马蒂斯在人物面部的正中央画了一道绿色粗线;这条线成了全画的核心。不仅整个脸部的造型结构紧紧依附着这道绿线,而且,画中诸多要素都是靠这道线而得到统一和平衡。假如没有这道线,整个画面似将松散不整;正是靠着这条绿线,那黑色的双眼和双眉才不至于显得过分强烈,而那黑色的头发和绿色的衣领才得以衔接起来,脸才得以被妥善地“放在”了头发与衣服之间。这道绿线,还将头像与绿色的背景联系起来,使头部不会因为其一道道的红色和橙色块面,与绿色背景拉开距离,而破坏画面的平面感。为了强化这种平面感,画家有意地把画面左侧的背景画成橙色,从而将其拉到画面的前面,使我们觉得在背景与头像之间并没有距离。画中红绿两色的强烈对比,产生耀眼的闪烁效果,使画面充满了纯绘画性的魅力。画一个沉静的头像,会生出这样丰富的视觉效果,而这种效果竟是靠着精心地经营不同的色面而取得,这不得不让人惊叹马蒂斯驾驭色彩与笔触的超凡本领。

  三、作品欣赏

《戴帽子的妇人》

《红色房间》

马蒂斯毕生最求的艺术理想是宁静、愉悦、优雅的画风,“野兽主义”画风只是他追求理想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的阶段。表现自我的装饰性简化,用最单纯却又最有表现力的色彩和造型组合,也就是平面装饰的构成性语言来表现自我,表现自己对自然丰富而深刻的感受,最终营造一个和谐、宁静和愉悦的世界。总体上来说,马蒂斯的艺术理论体系可以概括为表现自我的装饰性简化,追求一种脱胎于传统的现代伊苏,以表现自我为创作的目的、以单纯的平面装饰语言为表现手段。

“色彩的目的,是表达画家的需要,而不是看事物的需要。”

在他的艺术生涯中对他影响最大的老师是莫罗,莫罗曾对马蒂斯说过“在艺术上,你的方法越简单,你的感觉越明显。”正是这句话引导了马蒂斯绘画风格,使他能够用简捷的线条和鲜明的色彩塑造出他所构想的一切,对他终生的艺术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红色的餐桌

“我想用色块进行创作,我要象作曲家组合和声那样来组合这些平涂色块。”

红色的画室

音乐

在这幅画中,马蒂斯着重表现一种凝神静听和沉浸在个人思绪中的状态,画面色彩早纯、强烈、饱满,线条精炼简洁。后来他在谈到此画时说“我们通过简化观念和形体从而走向宁静,这是我们唯一的愿望。

舞蹈

《舞蹈》描绘了五个携手绕圈的女性舞蹈人体,朴实而具有幻想深度。这幅画没有具体的情节,也没有令人烦恼和沮丧的内容,而描绘了一种轻松、欢快,又充满力量的场面。整幅画色彩及其简约,只有三种颜色,但却具有极大的精神力度。
    非常有趣的是,马蒂斯的这幅作品和我国青海马家窑文化出土的《舞蹈纹彩陶盆》有惊人的相似,两者在构图的处理、线条的运用、色彩的单纯,及作品体现的动势上,都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足见马蒂斯对东方艺术的偏好和向东方传统造型观念的靠拢。
    西方古典绘画在造型上主要以决面为主,线条的运用不太重要,而马蒂斯的作品恰恰是通过简洁的线条和热烈的色彩来打动和感染人的。这幅画中的线条与色彩正体现了一种奔放和热烈,蕴含着强大的生命力量。

红薄棉布(马蒂斯夫人)

对话

音乐

钢琴课

“我梦寐以求的就是一种协调、纯粹而宁静的艺术,它避开了令人烦恼和沮丧的题材,就像一把舒适的安乐椅那样,对心灵起着一种抚慰的作用,是疲惫的身心得到休息。”

 
亚洲艺术博览会展卖通知!
近期亚洲艺术博览会将有一系列展卖活动,现

预告:赵丽华诗画传奇全国巡讲
“新三板市场的发展与机遇研讨会”诚邀莅临
德国东部投资推广会:为中国企业提供创新的
上海股权交易中心三板市场推介会(9月4日
送票啦!2014中国方程式大奖赛第三场北
地球会-港渝經貿商會聚會
地球会邀约四方朋友赏乐商务沙龙
GDC13 获奖设计作品巡回展—广西桂林
闪耀卷轴的岭南山水画巨匠——许钦松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 2014 地球会
tel:0755-85289055   fax:0755-82040376  mobile:15338813197